叶隐透

【敦芥】未选择的路02

相信我,虽然今天的部分看起来很像敦镜或者敦蒙,但本质真的是敦芥

上篇:http://henedem.lofter.com/post/1d77eed0_b53051d


------------------------------


“你们是兄弟!“中原中也一拳砸在茶几上,又朝着趴在沙发上哼着小曲的太宰治踹了过去,“看看你干的好事!”

后者懒洋洋地翻了个身恰好闪躲过去,“中也要是觉得不满的话,自己动手教育不就是了?”

“我不会打小孩子。”中原中也把太宰治从沙发上揪起来,“不过我也不会允许这种事情继续下去。太宰,你要是管不了的话,我们就只有分手了。”

太宰治眯着眼睛看着对方。半晌,他耸了耸肩,“那真是再好不过了。我早就受够和小矮人在一起了啊。”

只是例行公事而已。中岛敦对自己说,那两个没谱的大人每个月都会像这样吵上几回,最多只要半天就会和好了。

“去收拾行李,晚上我们就出发去欧洲。“

“时间不会太紧了吗?“

“是紧急任务,之后也会一直留在那边。本来想等这一阵忙过了再回来接你。“中原中也朝中岛敦的方向望了一眼。“不过——”

“我知道了。“芥川龙之介站起来,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很快就好。”


晚上又下起了雨,不算太大,淅淅沥沥地让人的心情都潮湿起来。中岛敦四仰八叉地关了灯躺在床上,昏暗的光线从房门上镶嵌的毛玻璃透进来。在芥川龙之介的房门打开之后,一个黑影出现在了玻璃上,没有推门,也没有敲门。

他感到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光了。连爬起来打开门的能量也被消耗殆尽,明明可能是最后一次见到对方的机会了,他却只想像这样一直躺到地老天荒。

“我喜欢你。“他从胸腔里发出一声呻吟,像窗外隐隐约约的雷声一样闷声闷气。

这种音量的话除了自己以外没人能听见吧。

“我喜欢你啊。“几乎是耍脾气的小孩子一样喊了出来,连自己都吓了一跳。

力气重新灌满了身体。中岛敦扑向房门。

门外空无一人。废弃的挂灯在他脚边投下阴影,其形恰似在雨中踽踽独行的少年。

 

再次见面已经是接近二十年后的事情了。芥川龙之介和少年时代相比几乎没有多大变化,中岛敦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一眼就认出了熟悉的清瘦身影。

“真巧啊,我是来这边出差的,好多年不见了。“

“我来接我的女儿。”芥川龙之介拉起身旁留着一头及腰黑发的小女孩的手,“小银,这是中岛敦叔叔。”

中岛敦伸出粗大的手摸了摸小女孩的头,“你真可爱。“

他现在过得一定很幸福吧。回去的路上中岛敦这样猜测道,我真替他高兴。

他微笑着,胸口却像是开了个空洞,把大段大段的回忆都吸进去了,翻滚缠绕着再也看不清晰。

 

不如选择国木田先生吧。

 

“你已经八岁了,应该对自己的人生有所规划了。是跟我一起生活还是跟那个自杀狂,你得自己决定。“国木田独步一边说,一边抬手用铁线枪把吊在横梁上晃荡的人射了下来。

虽然国木田独步作为监护人而言十分严厉,但因为忙于工作也没有太多工夫管教中岛敦。后者长得也算是四平八稳,像大多数男孩子一样偶尔打打架,撩撩妹,这样的状态一直维持到了高中。

离毕业还有三个月时中岛敦才第一次有了稳定的女朋友。对方名叫泉镜花,是初中部的学妹,在同级生当中是级花程度的美人。

“敦君好厉害啊。“他的好友谷崎润一郎不无羡慕地对他说:“正所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下一秒,他就惊恐地发现自己的妹妹兼恋人正一脸杀气地站在身后。

谷崎润一郎的惨叫声还没离开多远,泉镜花就上气不接下气地跑了过来。

“抱歉,前辈,我迟到了。“

“别在意。“中岛敦注意到她纤细的手指上新增的伤痕,“你又挨打了?”

泉镜花低下头,“我们今天别去公园了,就留在学校好吗?我怕……”

泉镜花有一个极具控制欲的母亲。也许是曾被丈夫抛弃的原因,她不让女儿与任何外人接触过密,生怕有一天她也会离开自己。一旦生了疑心,她就会发起狂来,像审犯人一般审问镜花,乃至对她拳脚相加。

“我要是能把你救出来就好了。“机缘巧合知道了这些的中岛敦对她说:“不,我一定会把你救出来的。等我自立之后就带你走,那时你就自由了。”

只为了这句话,向来对他人冷若冰霜的泉镜花成了他的女朋友。

 

“前辈一定要离开吗?“

中岛敦伸手擦掉泉镜花眼角的泪水,“只是去留学而已,又不是不回来了。“

“其实我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得救的。和前辈在一起这段时间,我很已经开心了。“

“我会救你的,我保证。所以,请等我回来“

中岛敦隔着舷窗挥着手,却没有想到这竟是最后一次见面。到了美国之后,他就与泉镜花失去了联系,拜托老同学打听消息也一无所获。她退学了,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仿佛人间蒸发。数月之后,一封没有署名的信件寄到了中岛敦的住所。他拆开信封,一片红叶悠然飘落。

 

中岛敦自认打架水平在同龄人中不算上等,但在小巷中撞见两个年轻男子正嬉笑着剥掉拼命反抗的女孩的衣服时,他还是头脑一热冲了过去。

鼻青脸肿地被搀扶着回去时,中岛敦已经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我可没有拜托你救我。“女孩一边替他清理伤口一边说。

“唔嗯……”

“吐温好歹还是我男朋友喔,你也是够多管闲事的。“

“唔啊呀?“

女孩看着他疼得呲牙咧嘴模样,无奈地放下手中的药水。

“既然不会打架为什么还要出手啊?“

“因为你……你露出了求救的表情啊!“[1]

这是中岛敦与蒙哥马利的初次相遇。

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们维持着朋友的关系。蒙哥马利很快就与她的男朋友和好了,虽然对方似乎对她与中岛敦保持联系相当不满,而蒙哥马利对此毫不让步。

半年后的一天,蒙哥马利拉着行李箱砸开了中岛敦的家门。

“那家伙把我赶出来了,明明房租都是我付的。”她愤愤不平地说:“都是因为你。”

中岛敦虽然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还是对此感到十分内疚。

在同居了一段不算短的时间后,他们结婚了。

 

“妈妈很累,没法陪你过生日,多请几个朋友来好好玩吧!“

“妈妈什么时候不累过?“红发的小男孩毫不在乎似的跑出门,“我去购物了,爸爸。”

中岛敦迈着沉重的步伐回到房间,蒙哥马利抱着被子侧躺在床上,听见他进门猛地转过身来。

“对不起,我还是忘不了他,我糟糕透了,不知道要怎么活下去……”

她说着又流起泪来。中岛敦对此毫无办法,甚至不敢给她一个拥抱,生怕再次刺激到她。

“今天还没有吃药吧?”他目测了一下桌上盐酸氟西汀的余量,“我去倒水来。”

“客厅里怎么这么吵?“

“切斯特[2]在开生日派对。你觉得太吵的话,我去叫他们小声一点。“

“噢,今天是他的生日!“蒙哥马利如同大梦初醒一般,”我真是个失职的母亲。”

她从床上爬起来,穿着睡衣跑到孩子们中间,欢腾的客厅里却骤然安静下来。大家面面相觑,不知该作何反应。

“切斯特,妈妈祝你生日快乐!“她拉起儿子的手说道:“怎么了?大家都开心一点呀!”

在死一般的寂静中,她挥舞着彩带与礼花在地板上蹦来蹦去,“切斯特,万岁!永远快乐!”

一直到孩子们各自回家,她还在空荡荡的客厅里独自喊叫着。

 

“最后,她有天半夜里离家出走,出车祸去世了。如今孩子也独立了,总算是有时间回国好好祭奠去世的家人了。“

“到这大海边来祭奠吗?“

“是啊,因为是跳海自杀的。虽然在我很小的时候——我记得只有八岁——就和他分开了,之后再也没联系过。他一直都很憧憬死亡,可是总是失败,看来最后总算是成功了呢。“中岛敦闭上眼,感受着咸湿的海风,”也不知道该不该恭喜他。“

“我也是来祭奠一个人。“身旁的男人幽幽地说道:“是一位我非常尊敬的前辈。他也是在这里跳海自杀的。”

“哈哈哈,看来我们还真有缘。“中岛敦笑了起来,随机又觉得不太合适。”失礼了。在下中岛敦,请问阁下尊姓大名?“

“芥川龙之介。“对方面向他,如同外交会晤一般郑重其事地答道,一对深不见底的黑色瞳仁直视着他。

“天色尚早,与我一同在海边走走如何?”

话音未落,中岛敦突然失去了平衡,朝着对方直倒下去。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把比自己瘦小了一圈的男人牢牢压在了身下。

“抱歉!“他连忙爬起来,看着芥川龙之介撑着地面似有些吃力的样子,伸手想要把对方拉起来。”有受伤吗?“

“是地震。“对方望向海面喃喃道。

数十米高的巨浪已经近在眼前了。

中岛敦试图去抓对方的衣袖,但只在一瞬间就被汹涌的海水冲散。眼前没有再出现其他的景象。只有水……


TBC

 

[1] 梗来自漫画《我的英雄学院》中绿谷救爆豪时的台词

[2] 作家蒙哥马利的长子名为切斯特

评论

热度(7)